散了你那不行的真心吧,社会不能对混蛋太好

我们是文明古国,我们的法律,不能对恶者仅下点毛毛雨,有时,也应放些雷电。除了加强教育,让其从思想上认识到不足,知耻需改。另一方面,对屡教不改者,法律也应对其严之又严,甚至加重处罚,让其不敢犯,不再犯,还好人一个轻松的生存环境。

但在我们国家,很容易被判防卫过当,甚至出现过这种荒唐事:一名被强奸的女子弄伤了强奸犯,居然也被判刑。见义勇为者在没有明显过错下被判刑的案件也时有耳闻。这时,法律与伦理,就构成了博弈。这是不应该的。

3、责任认定

想想,我们的社会似乎对坏人太好了。以反腐为例,原江西省委副省长胡长青贪污人民币544万,2000年被执行死刑,是改革开放以来处以极刑的省部级高官第一人。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,一个个大老虎浮出水面,贪额从几百万、上千万,到上亿元,令人咂舌。这类官员分明是在比贪路上,越跑越快,简直成了你追我赶了。奇怪的是,只听说归案,却未听到谁执行枪决。看来胡长青若有鬼魂,可能对今天的社会大喊不公平了。

一个正常社会,一个男人该有这份空间。如没有,这个社会就该崩塌。

1、身份认定

俗话说:狗急了还跳墙呢。当一个人形势过天,不给别人留活路时,他自己也就没路可走了。杜志浩的死,是咎由自取,是罪有应得。像这种人渣,死有余辜!不是吗?后来终于在正义之声压力下,于欢从无期徒刑到无罪释放。

文:董小黑

场景设定:于欢由于催债人的极端迫害,迫于无奈拿起道具自卫,并出言提醒对方,但是对方采取无视态度,最终导致悲剧发生。

于欢其母不得已贷了高利贷,利息达10%,已还了184万元,还加一套价值70万元房产。杜志浩觉得还没敲诈干油水,用极端的手段对待弱势妇女。先是将其头按在马桶里,后又面对其儿子脱裤子若有点良心,人家不是不还,已还那么多了,哪里是有钱不还,自己放高利贷对吗?应这样自问才是呀!相反,不问人家死活,只管要钱。

这是心理学的说法,而更广为人知的说法来自恩格斯:上帝欲令人灭亡,必先令其疯狂。这一刻,杜志浩就在疯狂中,他也即将灭亡。

图片 1

这类事细细纠起来,真难以举尽。笔者呼吁有关部门,不仅加大反腐力度,而且对民众也应加强管理。尤其对那些三类人,游手好闲的社会混子,如小偷小摸进去了,不久又出来了,他会变本加厉的做损人利己的事情,伤害好人,认为国家拿他没办法,更加嚣张夺人,做出对民众、对社会危害百倍的事情。

如不能,一个男人该记住,你必须为母亲而战,哪怕在利益的博弈中你彻底输了。

近日山东聊城辱母案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,我也在网上和很多人讨论过这个案件,不过作为和多数人不同的少数派,一直是被骂的角色。网友大多赞成于欢无罪的言论,而我看来这起案件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,杀人是罪,于欢有杀人的事实,无论原因是什么,都不是完全无罪,只是一审无期徒刑过于严重。而人们对于母亲受辱、高利贷涉黑这样的选择,自然而然的遵从内心惩恶扬善的热血之心,认定坏人该死,好人无罪。但是这样的热血真的有用么?

再回到辱母案,也有人说:这个苏银霞不简单,向许多家借钱,坐等反转。怎不说她竭尽全力还那么多高利贷。那些放高利贷者,是对的吗?好人做了一辈子好事,只要犯一次错误,可能就会有人指着骂丧尽天良,没想到你是这种人!可有些平时就素质差,常做损人利己的事,只要他穿上裤子,放下棍子,说声对不起,然后人们就可以宽恕的说:他都已经认错了,怎还揪着不放呢?如果将好人逼急了,当他做出了什么举动时,有人又会反过来说:哎哟,不能去拼呀!你怎么不理智呢?

而不公平的审判则败坏了水的源头。

图片 2

当时,我所在文化大圈里十分沸腾,约有一周多时间,我打开微信,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条条愤怒不平的声音。有的说:法律连辱母事件都保护不了,要它何用?有的发来:惩治坏人,不应治好人罪;也有的说:正当防卫,有何罪?难道儿子见母亲受辱,当看不见吗?我要说的是:上帝因何给坏人一个人皮披着?有理讲理,因何对一位弱势妇女如此?如果是你当如何?说这话,当时还没真正看到辱母事件的详细过程。近搜出信息细读,真让人难以忍咽。心中仿佛有个声音,社会的确不应对坏人太好了,而对好人太坏了。

因为犯罪不过弄脏了水流,

如果真无罪,当把煞笔又何妨。

2017年4月底于北京亚运村雅居

放高利贷的,都不是好惹的,势必会使出非常手段来。这一点是共识。所以,当杜志浩方用各种非人道手段对付于欢母子时,他们仍然处于博弈的优势中。然而,在杜志浩脱下裤子当众露出生殖器的那一刻,事情就变了。针对事情的细节,网上众说纷纭,譬如所谓反转方说,杜志浩并没有拿他的生殖器去逼苏银霞KJ,说这是谣传。但是,杜志浩脱裤子露生殖器一事,却是事实,这一点无可置疑。

和人讨论的过程中,甚至有人把这个案件和抗日战争的抗日英雄做对比,我更是被人批评充满奴性。“辱母不护,国家何御”的言论也确实广有市场,不过两者完全不具备可比性。对此我也没什么多的话说,单就于欢无罪的言论,立文为证,如果于欢无罪,就当我是煞笔吧。

法律是一种公平的规则,即人类在社会层次的规则,社会上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规范。它以正义为其存在的基础,以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为手段。是的,法律是为大众伸张正义的。于欢的案件引人思考:倘若不是公正的舆论压力,这正当防卫就成了失当防卫。这说明一个问题,法律是公正的没错。可在执行过程中,有时会打着法律幌子,对受害者做出不公正的对待。往往会出现主观行为干涉。说此,想起我的一位省级机关干部的亲戚,因替领导担责,讲义气,不揭发,凭自己一人承担,额度只有几千元,司法机关无法立案,这时一个有前科的属下,妄加作证:说给过他几千元钱,操纵法律者也想有成绩。任律师怎辩护,有前科者,为了怕伪证坐牢,积极咬住不松口。结果,没事的亲戚却被判一年缓刑两年刑罚。虽没坐牢,却就这样轻易将顺服,讲义气,不揭发别人的亲戚当了替罪羊。从公务员降到了职工。写此,作者心中有些酸楚。这说明社会容不得好人,却能容下坏人横行霸道。《圣经》有言:人就是赚得了全世界,赔上了自己的性命,有什么益处呢?相信民间俗语: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辱母刺杀案中,如果杜志浩能与人为善,还会酿成今日的惨案吗?!还能自进鬼门关吗?!要许多钱有何用?自己享受了吗?可悲!可恨!

你必须为你的母亲而战!

图片 3

近段时间以来,辱母刺杀歹徒案在圈内、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。这说明人是有感情、有良知的高级动物,同时有着正义感、同情心,鄙视强霸,渴望司法公正,还受害人以公正与希望!同时,许多人提出:这个社会不能对坏人太好了,也不能对好人太坏了。笔者对此话题,颇有共鸣。

受全能感的驱使,总有人希望,永远是自己说了算。但是,他人是存在的,他人的力量是存在的。所以,我们不可避免地活在博弈中。我想从这个角度,来谈谈刺痛了整个中国的聊城辱母案。

当一切成立之后,不用担全责,且由于正当防卫的于欢是否可以减刑呢?无罪就别提了,哪怕一切成立,于欢也跑不掉过失重伤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的罪名。对于防卫过当的减刑,刑法第20条第2款规定,“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”。至于在什么情况下减轻处罚,什么情况下免除处罚,刑法没有明文规定。如果最高法院判无罪,那是皆大欢喜的局面,但我个人认为,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是跑不掉的。

作为专业追债团伙,追债人的博弈优势,既有传言或事实中的权力勾结,还在事发时构成了11人对2人的优势,考虑到女性身体的弱势,可以说这时是11个男人对1个男人的绝对优势。

场景设定:于欢母子受到了一群有着严重犯罪行为的催债人长期的迫害,而是一般的简单犯罪行为。

从他个人情感看,这一刻他彻底崩溃,自我、人格、尊严都荡然无存,他必须反击,用他一切的力量。这也是整个事件中最刺痛人的一幕,无数人就此发出誓言:如果有人敢动我的母亲、妻子与女儿,我会拼命干死他!

对于于欢案,我觉得有帮助的不如是寻找为于欢减刑的蛛丝马迹,而不是一味的期望舆情改变法律,这不现实,也不应该。

当然,伦理是伦理,法理是法理。一个尽职的法官,首先要尊重法律,并且不轻易为舆论所动,这是他们博弈之本。

首先是对于催债人罪犯身份的认定,单纯的高利贷和涉黑并不能定义催债人,对于本案也没有太大的影响。国内对于高利贷并没有相关的法律,仅仅只是声明对于超出国家规定的利息不予承认,涉黑又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,很难得到认定。回到案件本身,催债人在催债过程中对于欢母子辱骂、殴打,这些行为也不足够严重。案件中最严重的应该算强制猥亵罪,不过目前只是在网上的一些讨论中出现,在一审的判决书中,仅仅只是脱下裤子,并无详细说明。

首先想强调一句:我想活在这样一个国度,当自己的母亲、妻子与儿女在面临着严重的欺辱时,一个公民可以行使正当防卫权。契约一旦达成,双方均需遵守,哪怕它是不平等契约。

国内对于正当防卫的认定是极度严苛的,必须要求正当防卫的行为发生在被施加迫害的同时。也就是你被人捅伤的时候,你可以正当防卫的时间仅仅是:对方将刀插入你的体内到刀拔出的这段时间,拔出之前和之后都不在正当防卫的时间。

第二种,她借高利贷是为了放高利贷,她的公司与宏天公司来往密切,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叫于家乐,苏为监事,于家乐还是正典投资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,该公司的监事是于秀荣 —— 于欢小姑,公司主营业务是融资放资。所以,苏银霞从吴学占方借贷,还可能是为了去其他地方放高利贷,这就是黑吃黑了。如是第二种可能,那么杜志浩用各种极端方式逼迫苏银霞母子,就是为了逼他们还钱而已,而苏银霞母子,就像是要钱不要命的感觉了。

于心于情,于理于法,我希望于欢可以获得减刑,而不是完全无罪。他应该杀人,但他不能杀人,这很可悲,但这是事实。

一个流氓对自己母亲耍流氓,作为儿子,于欢该如何面对?如果他什么都不做,任其发生,那么,他就彻底输了,他将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。他只能是苟活着,这种羞辱将永远让他没法再抬起头来。这是从旁观者的角度看。

如果目击者所言属实,那么是可以认定为正当防卫。而且由于于欢出言提醒过催债人,可以由此判定于欢并无故意伤人之意,所以故意伤人罪名也不会成立。

这句话被说成来自于古罗马作家、《君主论》一书作者马基雅维利,但并没有找到确切出处,所以很可能是某网民所编。不过在这场博弈中,它的确很有力量。

这是一审的判决,但是事后网络上有目击者称:有催债者拿椅子朝于欢杵着,于欢一直后退,退到一桌子跟前。他发现,此时,于的手里多了一把水果刀。“我就从桌子上拿刀子朝着他们指了指,说别过来。结果他们过来还是继续打我。”于欢供称,他开始拿刀向围着他的人的肚子上捅。目击者回忆,于欢当时说“别过来,都别过来,过来攮死你”,杜志浩往前凑了过去,于欢便朝其正面捅了一下;另有3人也被捅伤。

愿我们也有这样的空间,一个儿子能为母亲的尊严与生命而战,这在伦理和法律上都是被支持的。

2、行为认定

然而,追债人不过就是为了追17万元的利息,再者,他们就是拿暴力来压制人,让对方感觉:“我会要你的命”,但他们自己可不想拿命来博。

不扯那些没用的了,辱母案本身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性质,不过母子的身份导致了这个案件受到了广泛关注,人们对于保护母亲的于欢,授予英雄的称号,也自然的希望他能够无罪释放,而作为催债的死者,也不过是死有余辜。但是我觉得杀人是罪,我们不应该去鼓励杀人,无论是因为什么,忍无可忍也不是杀人的借口,哪怕同样的情况下,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,哪怕现在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但是杀人是犯罪事实,需要接受惩罚。

至此,事情已不是于欢母子与杜志浩一家的博弈,而是波及整个中国的一个博弈,也是伦理与法律的一种博弈。最好的博弈是双赢,如法律也给了于欢护母的空间,那法律与伦理就达成了双赢。

说一些题外话,人们可能觉得正当防卫的认定过于严苛,可是放松正当防卫的认定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。举个国外的例子:佛罗里达州的邻里守望协调员乔治·齐默尔曼枪击手无寸铁的黑人少年致死,声称是出于自卫而被判无罪,对此我有理由相信,如果正当防卫放松审查,以后杀人都不用精神病证明。

“一把刀子”进一步改变了力量对比。将于欢逼到这一步的,有两个关键:杜志浩脱裤子,和警方的转身离开。

图片 4

然而,太多的法律人士,也包括一些法官,在辱母案被报道后,都说了于欢是正当防卫。所以,判案方作为博弈方,就变得不那么有力量了。这个事件传到网络上之后,在移动互联的时代,很容易变成:博弈战场是整个互联网。

图片 5

对苏银霞来说,她也面临着一个博弈。她借高利贷有两种可能。第一种,是为了让她的注册资金2000万的钢材类企业度过难关,为此她不断借钱,而她的企业如果能熬过2016年上半年,就能迎来后来开始的企业发展的又一次良机。但就在这个良机要发生前,2016年4月14日,发生了儿子于欢刺死逼债小头目杜志浩的事。其中一个细节让人唏嘘不已,她的企业从照片上看规模不小,而她家却只有一套价值70万的房子。所以真是,实业败家,房产旺财。

最后是案件最关键的一点:死亡追责。首先是于欢提前出言预警,不过死者采取无视态度;其次,在死者受伤后,催债人并未选择拨打120,同时就近就医,最后在到达医院的同时,还与他人产生争执,最终导致了杜志浩死亡。所以对于杜志浩的死亡责任可以分成几个部分,杜志浩本人没有听从于欢的警告,催债人团伙的处理失误和于欢的责任,共同造成了杜志浩的死亡。

所以当于欢决议拿命来博时,这一刻力量对比就变了,

图片 6

高利贷,是于欢母子,与吴学占和杜志浩的黑社会团伙的第一层博弈。法律不保护高于四倍利率的民间借贷,所以从法律角度上,于欢母子已经还清了债务。但高利贷也是一种契约,虽然它不平等。如杜志浩方就是用高压手段,去索求高利贷产生的利息,那么,在这一层博弈上,他们是在民间舆论上是立于不败之地的。毕竟,高利贷是于欢母亲苏银霞主动借贷的,她作为成年人和商人,知道高利贷意味着什么,而发放月息10%的高利贷方,都不是好惹的。她主动选择了高利贷,为此遭遇一些麻烦,也势在必然,这一点上没有多少人会同情,至少,不会获得多数人同情。就像校园借贷,那些裸贷的女孩,她们首先获得的是这种评价 —— 你们怎么这么蠢!

减刑条件

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,不要忘记,你还有一条路,那就是犯罪,记住,这并不可耻!

一次不公正的审判,

母亲,是孝道文化的核心。传说中的孝顺故事,孝顺的对象多是母亲,少数是父亲。母子与儿子,是中国家庭的核心链条。

——英国思想家培根

在山东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看来,于欢不该有这个空间。今年2月17日,于欢被判无期徒刑。这个判决得到了部分人的支持,毕竟“杀人偿命”也是一种共识,一种心理上的契约。法官判决的理由是:“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”,因追债人没使用工具,而警察还在场。但警察处理不当,恰恰是事情失控的关键。杜志浩脱裤子羞辱苏银霞的事情已发生,于欢已崩溃,而警察到场后说了一句轻飘飘的话,转而离开了于欢母子被控制的房间。这时,于欢有理由怀疑警察的不作为,吴学占和杜志浩背后有人,这是当地广为流传的传言,甚至还可能是众所周知的事实。他必须担心,如果杜志浩对母亲和自己的伤害进一步升级呢?所以他要做出终极博弈 —— 拿命来博。细节是,他想走出房子而被追债人拦住,几个人把他摁在沙发上,接着,他爆了,他要拼命了。

譬如,英国一个女孩,杀死了强奸自己的男人,也被法官判无罪。

图片 7

所以再厉害,也不要轻易玩全能感。因这时就意味着,整个互联网会成为你的“绝对禁止方”,来镇止你的疯狂。

辱母案被南方周末报道后,一句话开始在网上广泛流传:

作为当地有名的流氓,作为处于博弈优势方,杜志浩那一刻可能陷入到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的全能自恋中了。一旦要玩全能自恋,那你很可能会遭遇绝对禁止。

这两个基本点,是“辱母案”刺痛整个中国的心理与伦理根本。

在欧美,我们可以看到,很多法官在判案时维护了一个基本的伦理:一个人该为自己的家人而战。

譬如,一位父亲杀死了强奸女儿的罪犯,而被视为正当防卫。

比十次犯罪所造成的危害尤烈,

辱母案不仅刺痛了整个中国,据说一天内让互联网产生了上亿条留言,它也惊动了最高层。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、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和山东省公安厅陆续发出宣告,并派出相关工作组进行全面调查,包括警察可能的渎职行为。真相和更合理的判决可以期待。

本文由365bet最新备用网址发布于机构设置,转载请注明出处:散了你那不行的真心吧,社会不能对混蛋太好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